,

曦得CEO:缓解气候变化不能等政府行动,需要靠我们每一个人

will-environment-get-trumped

曦得CEO:缓解气候变化不能等政府行动,需要靠我们每一个人

美国下任总统已经选定为唐纳德特朗普,看来中国必须成为领袖,带领大家应对国内外气候变化的挑战。五年前我来到中国,因为我坚信,中国是引领世界走向低碳未来最有潜力的大国。如今,事实已经证明,这个角色非中国莫属。

今年,中国新增光伏装机容量有望超过30吉瓦,这相当于全美国现有的光伏装机量。但是,身为美国人,我并不是这幸灾乐祸。除了企盼特朗普从竞选人变为总统,他的立场会有所不同,不会百分百地兑现他的竞选狂言,我还坚信,要加速清洁能源转型,得靠我们自己采取具体切实的行动。

中国今年新增光伏装机容量,相当于美国全国现有的容量水平。

从我在曦得的经验来看,我在此与大家分享我认为我们可以采取的四个积极行动,以及他们为何能与特朗普的目标一致。

为未来创就业岗位

特朗普老是称中国抢了美国的工作。但是清洁能源行业已经在美国、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创造了上百万的工作岗位。目前,美国的清洁能源和能效产业已经有250万就业岗位,相比之下化石燃料及其相关产业的就业人数为360万。在中国,清洁能源行业的就业人数比化石燃料行业高出35%。扼杀清洁能源行业会让工作岗位剧减,在未来的数十年里将该领域的竞争优势拱手让给中国。

1

(美国光伏产业的就业岗位多于石油,燃气和煤等化石燃料产业)

数据来源:美国数据署,国际可再生能源局

充分利用自由市场解决方案

近几年来绿色能源行业在全世界的增长多靠政府支持,比如上网电价补贴和税收优惠。但是,持续的技术成本下降以及融资方法创新 ,已经让可再生能源在市场上变得更有竞争力。我们预期这种竞争力的提升将持续下去。

当获得政府支持的可能性下降时,我们应该向市场寻找解决方案,提高清洁能源的经济性。当今的经济环境下,经济回报好的投资机会很有限,但是环境科技和创新金融模型已经日益让清洁能源变为一个明智的投资选择。正如Eric Holthaus在Slate新闻上所写的那样:“特朗普兴许反环保措施,但是他并不反经济,他不会和市场作对。”再者,清洁能源还是实现能源独立及低价能源方案关键的一部分。

从去制度化中寻创新

去制度化并非百害无利。传统电力部门是渗透可再生能源的最大壁垒,因为他们拥有供电电网及用电客户。如果去制度化政策能够打破电网垄断,纳入竞争机制,清洁能源就能由此获利。如果电力部门能专注输配电,而由私有部门在发电侧茁壮发展,将会极大地提高市场效率。比如说弗洛里达,即便它在总统选举中把票投给了特朗普,但在反光伏的电力政策上,它还是投了反对票。

这与分布式网络、P2P服务、以及诸如优步、airbnb及其他共享经济兴起的趋势相得益彰。能源与之并没有什么不同,在使用节点上产生的需求是最有效的需求。

大城市优先于国家

各个城市和州郡正在变得比国家更为活跃,且在碳排放、就业岗位和发电等方面有更大的发言权。这与共和党和保守派热衷的“小政府”、“州权力”等理念正好吻合。就像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所做的那样,各个城市和市长正在制定切实可行的计划,让城市实现可持续性增长。例如C40等组织正在指导超级大都市实现这个转变。所以,现在这些曾经我们不以为然的当地选举,现在就变得更为利益攸关了。

2

如果我们只看到了最坏的一面,那我们就很难有所作为。

现在怎么办?  

我们现在已经在逐步向低碳的未来转型。诸如碳交易等私营市场目标、标准和体系都已经就位。即便美国总统特朗普强迫美国环保署(EPA)和其他政府机构改变方向,也很难阻挡这股潮流,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所以,我们要行动起来,努力维持这些积极的因素,这是我们应对特朗普总统的最好办法。就像Howard Zinn提醒我们的那样,当我们处境艰难的时候,未来就是无限个当下的延续:

“如果我们只看到最坏的一面,那我们就很难有所作为。如果我们记住那些人性的闪光时刻,就会让我们有行动的能量。这些闪光时刻其实很多,他们最起码会让我们认为,世界陀螺要转向另一方也是有可能的。”

就像Howard Zinn所说的那样。我大选后见到的是来自个人及公司的行动、情感及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承诺宣言。这可能是特朗普当选最伟大的结果:世界有史以来第一次见证,也真正相信,创造我们想要生活的未来,要靠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