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可再生能源电力直接交易在中国的市场机遇

11601270745_4a2121268a_b

最近中国的能源市场又抢了国际头条: 截止至今年7月,中国分布式光伏累计装机容量13吉瓦。不过对某些圈子来说,可再生能源直接售电机制的出现比那还要令人兴奋。

 

在最近由落基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于北京举办的一场“中国可再生能源买家和供应商研讨会”中,世界五百强企业代表鲜有提及分布式光伏。因为众多公司已经对分布式光伏颇有了解,并已将其纳入大型采购计划之中。研讨会的焦点主要在电力市场改革,新成立的电力交易中心,以及大规模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前景,即可再生能源直接交易(REDP)。

 

那么,那些有意在中国达成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目标的公司在考虑REDP的时候应该注意哪些方面呢? 以下是曦得的一些看法:

 

首先让我们简单地了解一下背景,中国电力市场改革启动于2015年,一发起便引起所有能源市场主体的注意。发电,输电,调配,售电的方式都瞬息万变,在这次改革中出现的一种机制被称为 “直接电力交易”, 该购买方式允许工业用电单位通过电力零售公司的方式,直接或间接在省级电力交易中心向发电企业购买电力。这种新机制为用电单位在选择电力来源时提供了更大的选择空间。如今在某些省份,用电单位可以通过在这种机制下购买可再生能源。在这些省份,REDP电价相较于一般电价的折扣可以高达20%,同时,风险非常低,因为直接售电合同的有效期通常是一年。听起来REDP有点好的不太真实了。如果真的如此,为什么世界500强们还没有蜂拥而上,购买便宜的风能呢?

 

 

目前来说,34个中国省份中只有不到10个省允许REDP。这些省份都集中在华北,西北和西南地区,这些地区太阳能,风能和水电资源非常丰富,但是工业用电的数量远远低于东南沿海地区的工业园区,大部分的可再生能源都被浪费,所以难以在省内通过省级电力交易中心实行REDP交易 。

 

那么,从北京到广州,在这些东部发达地区实行REDP交易的前景又如何?首先我们要考虑的是相关行政机构设定的电力改革目标到底是什么,然后再审查执行REDP所需要的条件。电力改革的目标包括开放竞价购买被浪费的光电和风电,减少电力运输和分配的费用。一旦把本来被浪费掉的光电和风电在每个省份通过电力交易平台出售,那么省级电力公司在售电部分的收入就会锐减 。可是东部发达地区缺少的正是那些被落后地区浪费掉的清洁能源。事实上,中国发改委和能源局在2016年和2017年间纷纷发布政策,要求电力公司优先使用可再生能源,然后再使用煤电。由于这些政策,加之电力需求持续上涨,中国能源局官方数据显示,东部省份的弃风弃光率几乎为0,只有河北还有9%的弃风弃光率,且该数值也在持续下降。因此,REDP的实行在目前可能只能是一次性的试点项目。

 

那么,国际大企业在目前有哪些途径或机制实现100%清洁能源的目标呢?

 

(1)    建立试点项目。试点项目是中国政策推进的必经之路。政府秉着务实的精神,先在小范围内测试政策方法,也就是他们所称的政策研发。试点成功后便会在 更大范围内推广。REDP试点计划在全国方兴未艾。比如将举办2022年冬奥会的张家口,离北京约200公里,当地用电企业可以享受风电和光电的电价折扣,并以此吸引新产业入驻。全中国电力市场主体都意识到,可再生能源是电力市场未来的重中之重;直接购买清洁能源对大型,有影响力的企业也是越来越重要。工业用电企业纷纷跃跃欲试,省级电力公司,电力交易中心,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对各种REDP试点计划都持开放态度。

 

(2)    跨省级REDP交易。跨省REDP也是一个热点话题。有了这种机制,那些本将被浪费的清洁能源可以通过零售的方式在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上销售给东部的电网运营商,或者直接销售给大型工业用电企业。比如说四川水电西电东送,买家通常是省级电网运营商(比如浙江国家电网公司)。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月,30家山东大型工业电用户联合起来通过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向陕西,甘肃,青海和宁夏购买9,000 吉瓦时的电力,涉及824个发电单位,其中58%为太阳能发电,33%为风电,其余8%为煤电。该交易被当作示范项目,展示如何把低成本的西部清洁能源运送到用电集中的东部沿海地区。与此相关的是,2018年,国家将建成一条新的超高压1100 KV输电线路,连接光能和风能资源丰富的新疆和工业大省安徽 。该项目将耗资410亿人民币,是世界上电压最高,容量最大(24,000 MW)且距离最长(3,324 km)的高压输电线。这条线路一旦运营,大量的西部的清洁能源将能够被东部大量人口和企业所使用 。

 

(3)    创新解决方案和合成REDP,还有其他折中的方法可以帮助企业实现100%使用清洁能源的目标。在这里分享一个简单的想法,假如清洁能源的直接购买在某个省无法实现,企业可以通过电力交易中心直接购买煤电,然后将直接交易节省下来的资金用于购买绿证,或者其他绿色凭证,由此形成了由直接购买煤电+清洁能源的绿证捆绑形成的合成REDP。捆绑策略使得企业可以达成一大部分的清洁能源使用目标,有几家跨国公司正在对此策略开展调查研究。

 

总而言之,企业在中国实现100%使用清洁能源的前景是非常乐观的。鉴于电力改革的力度,电力市场在过去的两年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现了很多新能源采购的新机会。如今每个省几乎都有各式各样的方法来降低用电成本以及提升绿色能源使用效率,很多省份有很大机会可以让用电企业实现100%的使用清洁能源。创新机制和REDP试点选择与各方利益一致。企业要先发制人才能抢得先机。

,

绿证发行一月:不温不火的发行和发售

descarga
7月1日,绿证自愿认购正式启动。首批获得合法的绿色电力证书(下简称绿证)约23万个,涉及项目20个,约2.3亿千瓦时新能源发电量。在这20个项目中,仅有一个为光伏项目,且发售绿证仅5000余个。可见,首批绿电发售规模相比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是微乎其微的,2016年全年,中国仅弃风弃光的总电量就接近200亿度。

除了首发力度不大,第一批自愿认购的力度也是不温不火。据分析,在发售的第一个月中,仅售出了6726个风证以及116个光证,分别占比0.5%及1.5%,且购买者主要为国营企业。可见,风证不仅在发行量及出售量上都大大超过光证,光证更是在发行第一天出现”零销售” 窘状,直到第三天才出现第一笔交易。

绿证总体情况冷淡,是由绿证体制和企业文化等多重因素决定的。曦得在2017年2月一文中分析中指出,由于企业倾向于帮助建设性的新能源项目,加大环境影响力,提高自身的“额外性”,以及追求经济回报的逐利本质让绿证的先天不足。除此之外,地方保护主义往往驱使地方政府保护本地火电,排挤外省可再生能源。再者,清洁能源,绿色环保等理念在外国大型企业中更为盛行,中国大集团公司虽然规模相当,但环保及承担社会责任的意识仍然欠缺,动力不足。况且有关专家表示,自愿认购的市场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间接的市场,如果寄希望于这样一个市场能在很短时间内替代补贴是不现实的。美国用了约10年时间进行自愿认购,目前自愿认购的电量占到全部可再生能源电力的约1/3。

再细看光证和风证的区别,前者受欢迎程度之所以远远低于后者,主要是因为证书价格。目前风电和光伏平均的补贴标准为0.2元/千瓦时和0.5元/千瓦时,按照1个绿证对应1兆瓦时结算电量标准,一张风电绿证价格约为200元,一张光伏绿证的价格为500元,这主要是由新能源发电企业的挂牌价不能高于补贴价,而风电补贴水平远低于和光伏补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风电总量将近是光电的2倍(149吉瓦风电,77.42吉瓦光电)。

对于绿证未来,各媒体均总结道绿证发行不会取代国家补贴;于此同时,自2018年起将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强制性配额市场中,绿证是配额制的载体之一,因为强制配额制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所以需要一系列配套政策来同步实施,从而营造一个稳定的可再生能源市场环境。

绿证的发行,与其说是为了强大的环境效益,不如说是为了凝聚社会对绿色环保的共识,提高社会,尤其是企业对使用清洁能源的意识,而不能成为成功实现清洁能源转型的主要手段。企业为了降低碳排放,同时实现经济效益,曦得建议场内项目和场外绿证购买相结合的方式,鉴于虚拟PPA产品在中国尚未成熟,通过PPA或公司自投资方式融资的场内项目仍旧是新建可再生能源项目最实际可行的方式。

,

未来能源转型 3.0 | 应对气候变化与增加经济收益两不误

images
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前不久才宣布美国撤出该协议,各大公司早已开始纷纷为完成全球各国2015年签订的巴黎协议目标贡献力量,努力确保在2020年全球气温上升不超过2摄氏度。WWF, CERES, alvert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和CDP最新的联合报告指出,全球财富500强公司减排温室气体的决心从来没有如此坚决过,23家公司决定要走100%清洁能源道路,设定清洁能源目标的公司比2014年上涨了5%。WWF, CERES, alvert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和CDP联合报告指出。

 

财富500强公司全面拥抱可再生能源和能效提升

 

即便特朗普新政府不断唱衰可再生能源,该报告仍然发现财富500强公司中,有48%都设定了至少一个气候变化或清洁能源目标,与2014年相比增长了5%。

 

如果将它们均分为五个区间进行分析,可以发现为可再生能源做出的努力与公司规模成正比。前100强公司中有63%都在应对气候变化中起带头作用。苹果、美国银行、Facebook、谷歌和沃尔玛等处于第一区间的等23家领先公司都做出了100%清洁能源的承诺。然而,排名300到500的公司设定清洁目标的比例低于财富500公司的平均水平。

 

虽然处于末尾的公司做出的贡献相对较小,但排名401 – 500公司设定清洁目标的比率从2014年的25%上涨为今年44%,足足上升了19%,这体现了巨大的进步,也是所有500强公司比率上升的主要因素。这些规模相对较小的公司做出如此的举动,从侧面反映公司对可再生能源的态度正在改变。正如WWF气候变化和可再生能源总裁Marty Spitzer所说的那样:“美国公司要在绿色经济转型中当主力军,因为这是小生意,同时也满足客户的需求。” 清洁能源目标从大公司向规模相对较小的公司扩散体现出一可喜的趋势,下一步兴许就是财富500强以外的公司大举设立可再生能源目标,共同应对气候变暖。

清洁能源采购方兴未艾

 

企业清洁能源PPA以及其他直接购买合同近期增长迅速。该趋势意味着相比购买非捆绑式绿证等间接采购清洁能源方式,各大公司更青睐于直接购买,以期将经济和环境效益最大化。

 

其中53家公司设定目标购买或投资一定的可再生能源,比如风能或太阳能。购买方式包括非捆绑式绿证,场内发电(多为太阳能)以及大规模场外购买。近期场外购买增长迅速。据太阳能行业协会报告,至今美国各公司场内太阳能装机容量已经超过了1吉瓦。自2014年以来,33家公司新签署了7吉瓦的直接场内公司可再生能源合同(不仅限于财富500强公司)。

 

这个趋势是源于直接购买让公司既能享受价格稳定的可再生能源,逐渐节省能源消耗,同时促进发电,减轻政策压力,提高公司投资的减排效应。于此同时,风能和太阳能相应设备剧降使得各公司能够完成更多的减排任务。此类能源购买同时也能拉低运营开支,享受长期稳定电价以及促使供电多元化。如此多的内生利好更加削弱了政策对清洁能源购买的影响,企业购买清洁能源,有更多电力发自清洁能源,这些将是市场自发的,政府政策的影响将日益减少。

 

拯救地球和经济利益两不误

 

对于财富500强公司,在完成清洁能源目标的同时节省资金提高利益已经是习以为常。仅2016年一年,190家公司实施了8万余减排项目,节省资金37亿美金,相比2013年多节省了20亿美金。同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6亿公顷,相当于一年停产45家煤电公司。这个数字在2013年仅为2670万公顷。仅仅三年的时间,各公司就多节省了20亿美金,少排放了1.29亿公顷二氧化碳。

 

就今年趋势来看,该环境影响力是有保证的,因为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沿用科学方法设定并跟踪可再生能源目标。有众多公司在目标设定的过程中沿用气候科学,并与之对接。以科学为基础的目标应用最先进的气候科学,确定各公司为达到气温上升不超过2度可排放的二氧化碳份额。如今已开发出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跟踪目标的完成情况,他们也在不断的进化之中。比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去碳化通道的方法就得到几家公司的采用。沿用以科学为本的方法论意味着企业将承担更多的责任,也反映出他们对抗气候变化的决心。

,

青海全清洁能源供电168小时

Profile pic
青海全清洁能源供电168小时, 为更远大目标开路.

2017年6月17日至23日,青海向全国展示了如何实现连续168小时持续清洁能源供电。供电时间之长,清洁能源占比之大,全世界至今也无出其右。唯有葡萄牙2016年5月实施的107小时持续清洁能源供电实验可以与之媲美。青海首秀成功,一方面侧面反应了中国履行巴黎协议的决心,2030年碳排放水平降至2005年水平的60%至65%,并将清洁能源比例提升至20%;另一方面也为全国范围内促进清洁能源发展与消纳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

但是,诸多报道强调,此次试验不具备常态化推广条件,经济成本和用电配电体制机制方面的限制没有纳入考虑。我们认为,即便目前青海清洁能源全供电实验要规模化推广仍有很多不成熟的因素,但此次创举也绝不会是昙花一现。其示范作用及影响,也不仅止于其他诸如云南、甘肃、新疆等清洁能源大省,各企业也能从中得到启发。

大水电和低负荷至关重要

青海的地理位置和条件让其拥有丰富的水电和光电资源。截止至2017年5月,青海电网总装机容量2345万千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1943万千瓦,占全省装机总容量的82.8%。其中光伏682万千瓦,占全省装机总容量的29.1%,已成为青海电网第二大电源。此次实验成功还有季节性影响。夏季为汛期,青海大规模水电装机处于多发期,也为此次实验成功提供了厚实的基础。

青海清洁能源比例高,用电负荷低是此次实验成功的决定性因素,同时也是该模式难以推广的瓶颈所在。青海可开发利用水电资源2314万千瓦、太阳能资源10亿千瓦、风能资源7500万千瓦,并规划到2020年光伏装机达3500万千瓦,而每天用电负荷仅为1.5亿度,仅为浙江日用电量的15%。

青海此次仅依靠光伏、风电和水电来持续供电,从技术上和经济上证明了真正100%清洁能源供电的可行性。技术方面,试行成功检验了电网安全性,在供电量、电能质量以及技术安全等多方面都积累了宝贵的技术经验。经济方面,因为青海自身清洁能源装机比例很高,清洁能源在并网消纳上几乎没有额外成本压力。

“在青海全部用清洁能源供电,从经济上来说成本最低。水电的上网收购价格为每度0.201元,而火电价格为每度0.325元,两者相差了0.124元,对电网公司来说,成本也是最低的。换言之,其经济性显而易见。”黄河上游水电开发公司董事长谢小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激发更远大目标

国家能源局某官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青海的这种尝试具有象征意义,同样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占比很高的四川和云南等省份虽然没有公开做这种试验,但实际上他们也能够做成青海的试验。由政府引导的实验充分显示出政府在履行清洁能源承诺中起了带头作用。

其实除了政府,国际范围内各大企业已经争相设立清洁能源目标,领先的财富500强企业已经将100%清洁能源从实验走向了现实,将其纳入全年清洁能源目标,把其作为具体的目标来完成。比如谷歌承诺,从2018年起,用户每点击一次谷歌产品,都是在利用清洁的可再生能源。

与其说青海此次实验仅为一次性的表演,不如说它释放出高比例可再生能源成为供电体系的支柱已从期许向现实转变,清洁电力在全社会用电量中所占的比例无疑将在未来逐步提高。对于着眼可持续发展的众多企业来说,这不仅意味着它们自身的努力可与政府行动产生合力,更重要的是他们主导的新能源项目所产生的剩余电量将更充分地被大电网和全社会吸收,降低限电风险,为当地的新能源发展贡献力量。

, ,

Future Energy: China leads world in solar power production

_96569070_gettyimages-459988726

Ten years ago, Geof Moser had just graduated with a master’s degree in solar energy from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 but he didn’t feel much opportunity lay at his feet in his home country.

So he headed for China.

“The solar industry was fairly small and there weren’t a lot of jobs,” he remembers. “Just a few for installation.” Bu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d big ambitions to expand solar and Moser saw his chance.

He spent some years accumulating knowledge about the Chinese solar industry, before co-founding Symtech Solar, which designs solar panel systems using Chinese parts.

Market access

The idea is to make it easy for organisations outside China to access components without the hassle of having to source and assemble lots of different parts.

“You don’t want to buy a car door or a car engine, you want to buy a car,” he explains.

Symtech now has a portfolio of small projects dotted around the world and it is hoping to increase installations in the Middle East, thanks to a new office in Oman.

Moser isn’t the only US entrepreneur who turned to China. Alex Shoer, of Seeder, helped to launch a business that brings solar panels to the roofs of buildings within the country.

He deals with foreign businesses who, say, want to make their Beijing office a little greener. The firm says it has so far erected three megawatts’ worth of solar installations, with another 28 megawatts on the way for various clients.

“We will source the capital to finance, pay for the whole project and then sell the power at a discount,” Shoer says. Again, the model relies on sourcing the right parts at a favourable cost.

These kind of installations are known as “distributed generation” projects, in which electricity is produced on a small scale, at or very near to a specific point of consumption.

Within China, distributed generation is growing at an extraordinary rate, driven in large part by farmers who use the panels to power agricultural equipment that might not be connected to the grid.

Shoer comments that he was attracted by Beijing’s commitment to the solar industry. For years it has encouraged local authorities to do what they can to boostproductio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Renewables growth

China’s rapid expansion of renewable energy facilities has since caught headlines around the world.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 the country installed more than 34 gigawatts of solar capacity in 2016 – more than double the figure for the US and nearly half of the total added capacity worldwide that year.

Early figures for 2017 show China has added another eight gigawatts in the first quarter alone.

“It’s a huge market,” says Heymi Bahar at the IEA. Most of the world’s solar cells are made in China and Taiwan, he adds – more than 60%.

The impressive scale doesn’t stop there. The largest solar farm in the world – Longyangxia Dam Solar Park, all 30sq km of it – is a Chinese project. And the country recently opened the world’s largest floating solar farm, in Huainan, Anhui Province.

It has been constructed over an old coal mine, which over the years had filled with rainwater. Sungrow, the Chinese firm that provided solar cells for the venture, says its system automatically monitors current and voltage generated by the cells, along with humidity, which can affect their efficiency.

Because of the abundant water nearby, cleaning the panels – an endless task for solar farmers – will be easier, according to those behind the facility.

These mega projects have become possible, and indeed more common, thanks to the rapidly falling cost of solar cells.

“What we were all hoping for 20 years ago when the idea of cheap solar was just a dream, was that someone would come into this on an industrial scale and drive down the cost,” recalls Charles Donovan, at Imperial College Business School.

“That is exactly what China has done.”

But today, solar energy production accounts for just 1% of China’s total energy demand. A huge 66% of demand still comes from coal, something that the country’s National Energy Administration wants to change drastically by 2050 – not least because of China’s well-known air pollution problems.

But by that key date of 2050, a very different mix of energies could be powering China, should some projections become reality. One government report even suggested that renewables could supply 86% of the country’s energy needs, with solar providing around a third of that.

Can China do it? According to one expert observer, the answer is, “maybe”.

“What China is trying to do is rationalise a very large, fast growing system,” explains Jeffrey Ball at Stanford University’s Center for Energy Policy and Finance. Ball is the lead author of a recent report that details China’s success as an innovator in the solar panel industry.

Lofty ambitions

But as Ball points out, the revolution has not been without teething issues. For one thing, Chinese subsidies, which some argue are unsustainable, have not always been smoothly administered. The “feed-in tariff”, for example, often offered to solar companies that generate electricity, has sometimes been paid late.

“The government is often a year or more late in delivering that revenue – that wreaks havoc with the financials on a project,” says Ball.

The value of subsidies has recently been cut, too. What’s more, China’s large solar farms are largely in less densely populated areas in the west of the country, far from population centres like Beijing or Shanghai, in the east.

Building extra grid capacity to transfer it is time-consuming and expensive. This leads to a problem known as curtailment – a solar farm produces, say, 20 megawatts of electricity but can only find buyers for 15 megawatts.

More from Future Energy

“Depending on who you talk to in the provinces that have by far the largest amount of solar production, curtailment rates are 30% and in some case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30% – that’s extraordinary and that’s a real problem,” explains Ball.

Whether China can achieve its lofty ambitions for renewable energy remains to be seen – but it has certainly proved its ability to foster a world-leading solar industry. For US entrepreneurs like Geof Moser, that’s enough to propel his own business towards further growth for now.

“The reality is that renewable energy is very cheap – especially solar energy,” he says. “And the reason is China.”

Reference link: http://www.bbc.com/news/business-40341833

就近购买分布式绿电将成为可能

Flickr-10 10

热衷于采购清洁能源的各大公司,没有哪家不了解分布式发电的裨益。例如在绿电采购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的苹果公司就曾在其《环境责任报告》中写道:“苹果的可再生能源策略更进一步,努力保证用电从哪个电网‘取’,就往哪个电网‘存’。”  各大公司倾向临近投资电站、就近购买绿电,是为了减少输电损耗,避免弃电风险,同时为本地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由于我国的电力体制市场化程度较低,一直以来电力消费者无法就近向分布发电商购买电力。比如,一个屋顶光伏发电项目只能将绿电供给所在建筑,或输回市电电网,与其他电源的电力一同调度。

上月,能源局终于放出利好消息,开始着手打破这一局限,下发了关于征求对《关于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交易试点的通知》意见的函。通知允许分布式能源项目就近销售电力,电网公司在送达电力时收取“过网费”。相关要点如下:

  • 在第一批试点项目中,电力市场交易只限于小范围操作。电力卖买双方都应处于35kV变电台区,通常在上海这样的城市就是一个区,或者在同一110kV变电台区,比如工业园区。
  • 分布式发电有三种交易方式: 1)110KV以内电力可直接交易,向电网支付“过网费” ; 2)委托电网售电;3) 采取电网收购电价,全额上网,而不参与市场交易。这意味着买家可以直接向分布式发电商购买,或向电网购买分布式电力。
  • 在衡量公司清洁能源和节能方面所做的贡献时,政府会通过该机制认可所购买的清洁能源。碳减排量由交易双方约定。
  • 该政策试用范围为装机容量小于20兆瓦的分布式发电项目。市级或省级电网公司将设立电力交易平台。

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将在5月31日以前批复第一批试点方案,自7月1日起启动交易,12月31日前完善有关机制,视情况确定适用和推广范围。

电力市场化交易首先将在有限的地区展开,电网相对独立的工业园区可能成为首先试点的区域。即便规模不大,专门为分布式发电市场打开电力交易的大门仍然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同时,国家能源局强调电力交易政策不会影响对现行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补贴。

对于企业而言,该政策意味着在不久的未来,采购清洁能源的选择会越来越多。各企业能够更方便地支持分布式能源项目,更好地为企业所在当地创造环境和经济的双重价值。

“深绿”还是“浅绿”:跨国公司是否应该购买中国新“绿证”?

Flickr XoMEoX

近些年来,跨国公司纷纷投资支持开发可再生能源,以彰显自身企业社会责任,却苦于自有厂房太小,工厂内能够实现的可再生能源项目规模有限,产生绿电量小、经济回报低。马上,这一问题就有望得到缓解。

本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共同发布“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此制度计划于7月生效。这项机制使得各公司能够从场外项目认购可持续能源的“属性”。这种采购机制交易速度更快,电源来源更广,且不受公司场地大小限制。然而在发达国家,追求提高环境影响力和经济利益的公司已经不满足于仅仅购买绿电“属性”而非与其捆绑的电子,这一被为“浅绿色”的绿电购买策略,它们更倾向于使用电力购买协议(PPA)实实在在地新建新能源项目,产生更纯粹的“深绿色”绿电。我们建议各公司绿证和PPA双管齐下,实现自身可再生能源目标。

绿色电力证书认购交易制度

我们从电网上获得的电力来源混杂:有煤电、核电、气电和可再生能源发出的电力。各种电源所发的电只要上了网,就都混杂在一起,无法分清属性和来源 。绿证是一种将可再生电力的“属性”与电子分开,并让这一“属性”可以自由交易认购的制度。购买绿证,然后与从电网中获得的不分属性的电子“结合”,形式上就好比在使用可再生能源,公司可以此声明自己对于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支持。

在将要落实的中国绿证制度中:

  • 证书将由中国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认证并发布。该中心为认证各项证书权威性和可靠性的政府机构。
  • 适用于绿证的电力来源包括陆上风电和光伏发电项目所生产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分布式光伏项目和其他形式的可再生能源暂时不列入该制度内。
  • 每个证书对应1MWh结算电量,每个证书保证唯一性,仅可认购一次,不得再次出售。
  • 认购价格由买卖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竞价确定认购价格, 价格不应高于证书对应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金额。
  • 自7月1日起证书将可自愿认购,且在2018年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

颁布绿证的动机

中央政府试用绿证制度主要是为了减缓自身新能源补贴的压力。如今可再生能源补贴的财政来源来自与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然而,到2016年底,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累计缺口估计达600亿元左右 。引入绿证制度,便是引入其他资本来填补该缺口。一旦政府强制发电集团或电网保证一部分电能来源于可再生能源,届时绿证有可能完全代替政府补贴,成为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获得附加收入的唯一途径。

就表面上来看,绿证认购价格不得高于证书对应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金额。但是很多发电企业目前面临着严重的补贴延迟情况,严重时延迟可达两至三年,所以在价格相差不大时,新能源发电企业或许会选择销售证书,获取更快的现金流。

缺陷和不足

自2000年以后,跨国公司便开始在美国及部分欧洲市场通过绿证彰显在可再生能源发展和减少碳排放方面的努力。然而,这些早期市场都在近几年逐步放弃绿证,有些甚至宣称表明绿证是最后选择,主要原因有二:

  • 诸多公司希望通过帮助建设性的新能源项目,加大环境影响力,这个理念被称为“额外性”。在这种观点影响下,购买非捆绑(“unbundled”)的绿证(也就是环境属性而能源本身)一般不会有其他附加价值,被认为是“浅绿色”新能源项目。零售巨头沃尔玛甚至明确表示“正常情况下,我们不倾向于通过简单购买绿证或其他证书来抵消我们消耗的非可再生能源”。该类市场和公司更偏向于通过PPA或虚拟PPA来资助产内或场外的新可再生能源项目。
  • 意在购买可再生能源的公司都希望看到经济回报。购买非捆绑的绿证尽管成本并不高,但并不会产生任何直接经济回报。然而,太阳能和风电价格目前已是历史新低,使得PPA定价非常有竞争力,也呈现良好的经济回报。PPA承诺减少企业用电成本的同时,也对随时变动的能源价格、未来绿证价格及任何碳价格提供了有效对冲。

对公司采购战略的影响

绿证是帮助公司实现清洁能源目标,支持可再生能源市场的灵活工具。与新建可再生能源项目相比,绿证价格更低廉、供应商选择更广阔、交易方式更便捷,是各公司在国内实现可再生能源目标的重要制度。

然而,因为绿证不包含根本的电子,绿证购买方无法享受清洁能源项目带来的的固定电价优势。对那些希望在清洁能源投资中获得“额外性”的公司,也就是对那些真正希望推广发展可再生能源,并以之替代化石能源的公司而言,这种非捆绑式采购并不受青睐。

对于那些急切需要达成可再生能源目标的公司,曦得建议采取场内项目和场外绿证购买相结合的方式。鉴于虚拟PPA产品在中国尚未成熟,通过PPA或公司自投资方式融资的场内项目仍旧是新建可再生能源项目最实际可行的方式。与此同时,公司可通过购买绿证,完成剩下的可再生能源指标。

曦得帮助我们的客户通过PPA或自投资建设场内光伏项目,我们也可协助认购绿证。想要迅速得知您的光伏项目潜力,敬请使用曦得光伏计算器,实时为您计算项目规模及电费节约!

曦得总结: 展望2017!

beijing-skyline
2016年,曦得的足迹遍布中国六个省份,洽谈29个项目,合计可达装机容量46兆瓦,多个重大项目有望在2017年达成协议。我们同时也拓展了合作伙伴网络,目前与5家顶级光伏面板制造厂商、多家EPC(累计光伏开发经验超过5GW)以及超过43亿美元的项目资本共同合作进行项目开发。
 6

CEO 眼中曦得的2017年是什么样的? 

舒文华
曦得清洁能源CEO
Alex Shoer
曦得自成立以来一直在不断改进商业模式,从最早为绿色建筑行业打造合作网络,推广绿色建筑科技到近两年来屋顶光伏和金融平台。我们会继续为优质建筑推介屋顶光伏项目,为建筑业主传播光伏知识,并让它们与合适的工程团队和投资方对接。我们将努力确保您的光伏体验零成本、不费心。一年前,我们苦苦探索如何找到创新的光伏金融模式,此难题现在已迎刃而解。如今,我们正在向产业价值链的上端迈进,随着市场更为坚挺,市场主体更为优质,曦得旨在提供更全面的服务以及关键性的解决方案。我们仍然有很多系统性的挑战,但是我们的处境已经改善良多,我们也有更具实力的光伏投资和开发伙伴祝我们一臂之力,攻关克难,我们正在开发的项目规模达46兆瓦。同时,我们也有可靠的金融模型,销售网络和投资/EPC考察体系。如今,我们的项目主要是屋顶面积2000平方米以上的工商业建筑。但是我们的终极愿景是减少每个项目的交易成本和时间,帮助新的资金进入市场,让更小面积的屋顶也能享受到光伏的裨益。
14744792364612495
曦得中国、美国、比利时和瑞典代表在此签到!
3
曦得核心团队给您拜个早年了!中国、美国、比利时和瑞典签到!祝您2017年幸福安康,洁净美好!
www.seederenergy.com
,

曦得总结:2016年精彩回顾!

Flickr-Wenjie, Zhang
2016年,曦得努力在中国工商业建筑的屋顶上播撒分布式光伏的种子,我们离蔚蓝的天空又进了一步。2016年,曦得找到了更明确的市场定位,为我们的项目融资方提供更为全面的服务,为更多的优秀屋顶资源对接最优秀的工程团队和投资方。2017年,我们将继续努力进步,目标完成25兆瓦光伏项目,深化曦得网络,丰富资源,打造更绿色的未来。
下面就让我们来回顾下2016年的曦得亮点

针对中国市场设计的曦得光伏计算器
决定要不要在您的屋顶上装光伏并不容易,因此我们开发了帮助您快速了解光伏潜力的便捷工具。只需三步,您即可知道您光伏项目的成本、节省资金、回本期、内部收益率及其他信息。曦得光伏计算器操作便捷,计算准确,并纳入了各省最新的补贴信息。
1
                                                       扫一扫,试一试
为更蔚蓝的天空发布曦得新形象
随着曦得的发展,我们意识到“思得”已经不能像从前一样诠释我们的使命。所以我们“改头换面”,以传递我们打造蔚蓝天空的终极目标。我们将“思得”改为“曦得”,取收获阳光之意。曦得新形象拓宽了我们的眼界,让我们不仅看到一座座绿色建筑,更看到了它们共同构建的蓝色天空。标识右上角的纸飞机,蕴有Seeder的首字母S,更象征着曦得光明的未来及无限的潜能。
2
多元化的曦得团队
3
曦得团队既了解本国市场,又具有全球视野,在金融、工程、销售和市场营销方面专业经验丰富,同时也敢于创新。2016年,庄博文加入曦得担任董事会主席,将其20余年的环境咨询经验和领导力带入团队,引领我们在实现愿景的道路上更进一步。他将继续拓展公司业务网络,带领团队前进。
普及屋顶光伏知识
4
2016年11月18日,曦得携手城市土地协会(ULI)组织屋顶光伏活动,帮助建筑业主了解屋顶光伏的价值和潜力。诸多重要的房地产业决策者前来参加活动,讨论和学习光伏和光伏金融的基本知识。曦得已与当地业主组织了100余起大大小小的活动或学习交流。
助我们的客户得到国际媒体曝光
5
                                                   华尔街日报报道

除去节省资金,企业还为了减少碳排放、提升品牌低碳形象而选择屋顶光伏。在曦得的帮助下,某仓储开发企业得到了多个国际媒体的报道,其中2016年3月的《华尔街日报》刊载了《中国办公楼业主的绿色道路》,该文之后又得到《上海日报》的转载。我们的客户在文中表示,248千瓦光伏能源系统有助于减少能源成本,运营开支及碳足迹,帮助他们吸引更多的国际客户。

,

曦得2016总结:光伏市场茁壮成长,挑战犹存

1529510614

大家会说2016年是命途多舛的一年,多事不顺。但清洁能源领域却异军突起,在2016年取得诸多重大进展。纵观全球,清洁能源增长迅速,其中又以太阳能领域获益最多。

中国正引领这股能源转型的潮流,最终确定的“十三五”规划宣布将2020年太阳能总装机容量目标定为110吉瓦,为当前容量的两倍,其中分布式光伏需要大发展,在110吉瓦中占到60吉瓦。分布式光伏发电指在用户或其附近发电,通常不需要长距离输电,因此更高效。长距离输电既会损失电能,也限制最大输电量。

曦得以推动清洁能源转型为使命,以构建可持续绿色未来为宗旨。新年伊始,主要因为燃煤而造成的雾霾就蔓延全国,让我们更深刻地感到为绿色未来而努力刻不容缓!

2016年中国光伏市场亮点:

–  中国在2016年前半年便达成20吉瓦新增容量的全年目标,预计全年新增装机量可达30吉瓦。

–  中国将2020年光伏累计装机容量目标定为110吉瓦,其中60吉瓦为分布式光伏,为如今容量的10倍。

–  上海延续当地光伏补贴,并将学校用户补助从0.25元/千瓦时提高到0.55元/千瓦时,将养老院发电补助提高到0.4元/千瓦时

–  太阳能组件价格今年下降30%左右,最低时达3.05元/瓦

–  中国西北即将建立全球最大光伏项目,总装机容量达2吉瓦,安装600多万块太阳能板

不仅中国取得这些引人注目的成绩,美国、印度等其他国家也在大步向前。比如比尔盖茨、马云及几大投资人以全明星阵容组建突破能源基金,支持前沿低碳清洁能源技术研究。